欢迎您光临北海普法网! 主办单位:北海市法治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北海市司法局
今天是2018年7月16日 星期一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料下载 > 历史资料
正文
打印
民国中叶的司法乱象 1936年检察官张汝澄被诬嫖娼案
来源:法制日报 中国普法网   浏览次数:1768   发表时间:2017-12-13 03:59
    

▲ 民国政府公务员惩戒委员会鉴字第383号议决书

    龚汝富 (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教授)

    1936年9月,民国政府公务员惩戒委员会鉴字第383号议决书作出了“张汝澄不受惩戒”的决定,从而将一起检察官被诬嫖娼案的黑幕揭露出来。不惜制造检察官嫖娼冤案,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惊人秘密呢?

    管狱员奸逼羞愤自杀

    1935年12月20日,新喻县政府管狱员唐英江在南昌新旅社服毒自杀。翌日,江西《民国日报》以大半个版面刊登了这则消息,并将死者生前留下的四封遗书发表出来,怨愤焦点集于妻子红杏出墙并威逼离婚,自己惟有以死抗争。一时舆论哗然,纷纷谴责死者妻子、江西高等法院录事章懋礼及其背后的“权贵人物”。

    唐与章的婚姻是父母包办、门当户对的典型。章的父亲章贡涛是南昌小有名望的律师,唐的叔叔唐德山在南昌地方法院看守所任所长。章高中毕业便由父亲安排进入江西高等法院当录事,唐也在叔叔手下做了一名看守。婚后夫妻育有二子,生活平淡无奇。但自院长鲁师曾与章录事有染之后,这种家庭的平静便被彻底打破。鲁院长为了达到与美人终日厮守的便利,将唐调任新喻县政府管狱员,从此夫妻分居两地,形同陌路。经过多次屈辱挽留无果,唐最终选择了以死控诉。

    检察官密查奸情反诬嫖娼

    1936年初,“南昌群众”唐心远等向江西高等法院检察处状告院长诱奸女录事,将唐英江控诉章懋礼背后的“权贵人物”直指院长鲁师曾,“鲁案”由此进入检察官视线。但鲁院长是司法院院长居正的同乡红人,与本院首席检察官林炳勋也私交甚密,林便百般阻挠部下介入此案。不过,因奸逼命的“鲁案”仍然引起了最高司法当局的关注,司法行政部指令江西高等法院许作梅检察官负责调查此案。就在此时,爆发了同事检察官张汝澄的嫖娼案。

    张检察官是刚从天津调来江西不久的新手,由于对院内腐败多有指摘,早被院长首席视为眼中钉。“鲁案”发生后,张检察官为唐英江屈死打抱不平,便寻思秘密调查此案。他了解到女律师程印与章懋礼是同乡好友,便通过程的合伙律师徐维藩介绍,向其了解内幕。1936年2月23日下午,张汝澄根据程印提供的线索,邀同程、徐两位律师和朱友仁、卢锐锋两位官员,来到观音巷妓女李雪飞家,调查院长、录事在此幽会的秘密。为了掩人耳目,朱友仁叫了李雪飞,程印叫了茶壶小根子,卢锐锋叫来月宫饭店的妓女卜牡丹。大家在茶室刚刚坐定,七、八个省政府特务处警探便破门而入,张汝澄当即出示官衔名片和指挥司法警察证,声明在此秘密调查案件。警探不由分说,对其进行围殴和奚落,并将其他人带到特务处审讯。检察官嫖娼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,经过林炳勋添油加醋的呈报,引起司法行政部高度重视,随即派最高法院检察官王毓昆赴南昌调查。

    按照林炳勋等早已铺陈好的线索,王毓昆迅速“坐实”了张汝澄嫖娼的证据。虽然案发当天张没有叫妓女陪席,妓女李雪飞也供称从未见过张检察官,但月宫饭店的卜牡丹却言之凿凿指证,上年腊月张曾光顾月宫饭店,并由她亲自陪夜。王毓昆据此认定张有嫖娼前科,案发当天若不被警探及时抓获,嫖娼早晚必然,秘密查案不过是借口掩饰而已。司法行政部根据王毓昆的调查结论,一方面将张汝澄调任山西高等法院第四分院,一方面呈请中央公务员惩戒委员会予以惩戒。张不仅拒绝赴任,而且坚持要为自己讨个清白。他在辩诉书中特别强调案发蹊跷,这使他想起同事杨仰程曾提醒过有警探跟踪的事情,显然自己已遭到院检首长的设局栽赃,诬执嫖娼。

    诬执嫖娼掩盖院长奸占案

    张汝澄的辩白,得到了许作梅检察官调查“鲁案”结论的坚定支持。许对“鲁案”的调查重点本是寻求因奸逼命的事实真相,但他敏锐觉察到蹊跷的嫖娼案可能正是掩盖“鲁案”内幕的案中案。于是他沿着嫖娼案的“关键证据”进行排查:根据卜牡丹在特务处留下的口供,她陪张住夜时,张曾告诉她自己是检察官,他还拿出官衔名片和指挥司法警察证。许作梅到月宫饭店亲自讯问茶壶李中木和杨久霖,均坚称从未见过张来月宫饭店住夜。翻阅饭店住客循环簿,也无张的签名或化名登记的笔迹,卜牡丹明显在作伪证,其言之凿凿的情景,不过是张被殴场景的移花接木。显然有人在给卜牡丹教供,竭力坐实张检察官的嫖娼证据。

    因奸情私密性,“鲁案”最终不了了之。但“鲁案”调查推翻了嫖娼案的认定证据,还原了事实真相:为了掩盖院长奸占女录事的丑闻,不惜栽赃诬陷秘密调查奸情的检察官,可谓案中有案,惊心动魄。